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9章 这是一种蛊虫

    第一章 “孙忠良,你怎么在这里?”叶常林看到西装老者,眉头皱了起来,一脸不爽。

    “叶老,你别这么大敌意,我是张董请来帮忙给张市长看病的。”西装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常林转身看向张桂兵,说道:“桂兵,你是不相信我吗?我跟你爸,可是整整四十多年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叔,你别误会,我只是觉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帮助,所以才将孙老找来。”张桂兵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叶常林阴沉着脸,冷哼了一声,懒得继续啰嗦,准备带张峰一起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然而,孙忠良却拦住了他,说道:“叶老,你该不会真要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张市长看病吧?你这简直是没把张市长当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孙忠良,我不想跟你废话,给老子滚开。”叶常林十分不客气的喝道。

    顿时,气氛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桂兵连忙出来打了个圆场,说道:“叶叔,孙老的话可能不好听,但我觉的有道理。你身边的这个小兄弟看上去才十几岁吧?连你跟孙老都束手无策的病,他那有能力解决?”

    叶常林看向张桂兵,有些恼怒,深吸了口气后,沉声说道:“张桂兵,我带这个小兄弟进去,如果你爸发生了意外,我陪你爸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张桂兵同不同意,叶常林直接推开挡在身前的孙忠良,带着张峰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内,一张病床上面正躺着一名中年人,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不时皱紧的眉头,像是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张峰看了一眼中年人后,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,脸色也凝重了许多,他伸手搭在了中年人的脉搏上,过了一分钟左右,才开口说道:“他应该是被人下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蛊?”叶常林瞳孔骤然收缩,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,不过却被他很好的隐藏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桂兵跟孙忠良也走了进来,听张峰说张市长被人下了蛊,孙忠良眼中竟有一丝慌乱,神情也极不自然。

    这时,叶常林对张峰问道:“小兄弟,那你有办法治好张市长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。”张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听到张峰没办法医治张市长,孙忠良突然大笑了起来,对叶常林说道:“叶常林,你也太不要脸了吧?为了推卸责任,找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过来,说张市长是被人下了蛊,简直是荒谬。巫蛊之术本就是民间谣传,现实中根本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叶常林狠狠的瞪了一眼孙忠良,低喝道:“孙忠良,枉你钻研了几十年的中医,居然会说出巫蛊之术只是民间谣传这种话,也难怪你永远都只是个三流中医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“叶常林,你居然说我只是三流中医?难登大雅之堂?你别忘了,我的孙氏药业近几年来可是稳稳胜过你的叶氏药业,还有,如今各大富豪高官,也都经常找我调理身子。咱们之间,谁是三流中医,显而易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对,你的孙氏药也最近几年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